返回上一頁 第1540章 觸道,見帝 回到首頁

第1540章 觸道,見帝
圣虛(圣墟)第1540章 觸道,見帝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這種話語如果讓人聽到,一定會被認為是狂人狂語。

相關強者保證想打死他。

什么時候武皇成計量單位了,什么時候武瘋子成為別人立下與想超越的小目標了?!

楚風的靈快速向前而去,他看到了自己的肉身,倒在地上,距離紫色的大樹不遠。

出乎意料,種子發芽生長,花蕾綻放這么長時間了,樹體竟還沒有枯萎。

楚風的形體雖然還沒有徹底消散,但是狀態很不好。

其身,千瘡百孔,骨頭都露出來了,暗淡,疏松,沒有什么光澤。

至于血肉,大多數部位都早已消失了,而有些地方只剩下一層干皮,甚至連發絲都腐朽了。

只有部分骨頭上帶著腐血,且缺少生機。

無論怎么看,這都像是死去很久的樣子了,這讓楚風心中一沉,不過,他沒有沮喪,更沒有絕望。

骨頭還在,其上還有血,雖然腐化了,但應該還有那么一絲靈性,他感應到了。

在他看來,或許,這就是必然要經歷的死劫,應坦然面對。

“肉是魂之根,我要仔細感應。根未滅呢,靈回來了,當可以反哺!”

漫天的靈粒子,宛若發光的細沙,又猶若時光蕩漾,向著那具枯骨落去,他的靈全部回歸了。

沒有意外,他感覺到了死氣沉沉,靈回歸身體后,無邊的死氣還有黑暗將他淹沒。

這具死去的身體,若是平日沒什么感覺,但現在他卻有種回到母宇宙,自成一片天地的體會。

這是他的身體,這是他的魂之根,現在回來了,可是自己原初人體宇宙竟是死去了。

“沒有死透,還有火光未熄,還有靈之根在蟄伏,等待復蘇,我要找出來!”

一時間,楚風的靈光芒大作,他誦經,感悟,要喚醒體內的根,讓死去的人體世界重新復活。

“我看到了,見證了,哪怕枯竭了,幾乎徹底死去了,這肉身內還保留著那干枯的魂之根,能蘇醒!”

楚風震撼。

恍惚間,他看到了一片死氣沉沉的宇宙,枯寂的星球密密麻麻排列與墜落時,有一團火還在,有一截特殊的根須在漂浮。

當然,這是他的靈的自我顯照的畫面,其實,真實情況就是一具骨架。

轟!

楚風的靈撲過去了,無盡的光粒子沸騰,融入那團火中,進入干枯根須內。

一時間,誦經聲不絕,他在全力以赴,讓真身復蘇!

他忘記了時間,剝離了光陰的影響,只有靈在起伏,在復蘇,最后他的人形魂光綻放,骨骼開始有光澤。

也不知道多久,楚風坐了起來,他低下頭,感覺有些不可思議,肉身竟直接恢復了!

他的手指潔白,宛若玉石般,擁有強大的力量,輕輕一點,長空像是紙糊的般,就被他刺透了。

“就這樣回歸了,死去的肉身復活了?”

連他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非常詭異。

他以為會很艱難,這個過程將無比漫長,甚至會失敗。

但是,他都沒有什么感覺呢,在朦朧間,在半醒半懵懂中,自身就恢復了過來。

而且,他現在絕對是雙恒尊果位!

楚風抬頭,看到不遠處的紫色大樹還在,沒有凋零,這說明時間不會很長,他于無知無覺間,迅速復活了肉身。

“靈,誕生在肉身中,這是一種不可分割的契合,身體絕非驛站,不容舍棄,現在得到驗證,我的靈與肉身間發生了一些我沒有完全理解的事,很短的時間就讓肉身重新活過來了!”

楚風起身,來到大樹下,想等到它凋零,收走種子,可是,它依舊保持著絲絲縷縷的生機,沒有死去。

在楚風肉身復蘇時,兩界戰場,妖妖停止祭舞,她知道楚風活著回到了這個世上,擺脫早先的可怕狀態。

這時,周曦滿臉淚水,激動,后怕,心悸,最后欣喜,道“楚風,你回來了?我記起你了!”

她剛才心很痛,只感覺自己失去了什么,似是遺忘了一個人,但卻始終想不起來,徹底從她心中抹除了。

現在,隨著楚風回歸,那個身影重現她的心間。

“嘶!”老古倒吸一口涼氣,他感觸很大,一陣頭皮發麻,暗在自揣度,楚風到底經歷了什么?先消失,又再現,居然可以從人們的記憶中隱去,太瘆人了。

龍大宇神色復雜,最后仰天而嘆,道“好人不長命,禍害遺百紀,就如我這般!”

在場的人神色復雜,剛才他們經歷的事太特殊了,楚風那個來自小陰間的魔頭,究竟遭遇了什么?竟可在他們心中時斷時現。

羽皇與武瘋子,還有墮落真仙等,臉色最為異常,某個生物竟可從眾人的記憶世界中消失,涉及的東西太可怕,他們深知多么恐怖!

武皇最先回過神來,再次鎖定妖妖!

陽間,某座名山上,昔年的秦珞音,如今的青音,她略微出神,瑩白而絕美的面孔上神色有些復雜。

她記憶中的那個楚風,究竟觸及了什么,與至高領域有關嗎?!

……

“我要肉身觸道,見帝!”

楚風低語,現在,他只有一個念頭,在最短的時間內變強,然后去兩界戰場找妖妖,不能再讓她再出意外了。

花粉真路上的拓路者,那幾位老人,早已暗示過他了,他當勇于嘗試才行!

觸道,見帝,自然是要感觸那源頭的生物,神秘倒在真路盡頭血泊中的女子。

但是,在行動前,他要將自己調整到最佳,保持在最強的狀態才可!

楚風雙目中有盛烈的符文在旋轉,在焚燒,火眼金睛灑落出非常明亮的光雨,他望穿蒼穹,直視域外。

終有一天,會有驚世大碰撞,會有超脫世外的生靈間的大決戰,現在的他遠不夠強,他無比渴望力量。

楚風走向遠處,離開還未枯萎的紫色大樹,站在一座高山上,黑發飄舞,身體繃緊,如同一條蟄伏的人形真龍欲騰空!

而后,他將石罐拋出去,劃出一道弧線軌跡,落在亂石堆中。

在去“觸道”前,他準備先淬煉肉身,將道基夯實,以最強姿態去闖關,見帝!

那個帝,多半是仙帝!

喀嚓!

一道通天之光出現,足有山岳那么粗,像是星球燃燒著砸落下來,宛若滅世!

瞬間,他立身的山岳分崩離析,炸成齏粉!

不出所料,拋掉石罐后,天劫第一時間找上了他,而且是這么的強絕,狂暴。

閃電到了山岳這么粗,如同末世來臨。

上次,他進化成大天尊,而且是雙道果,因為有石罐在身,一直沒有被雷罰找上呢!

現在,他更進一步,擁有了雙恒尊道果,主動拋開石罐,自然會被天劫找上。

他以肉身承載閃電,要完成這個層次可以稱為最強的——劫。

在別人看來,這是一次很可能會殞落的大劫,但卻被楚風視為機會,當成洗禮。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楚風也算是陽間進化路上的強大生物了。

最起碼,他在同層次中,走到了極盡領域,因此引來的也是最強之劫!

轟!

高大的山體灰飛煙滅,在電光中揚起漫天的沙,生機俱滅,那里成為了死地。

所有的生命氣息都被天劫劈散了,不要說草木,就是虛空中的能量粒子,天地間的道則碎片等,也都被這特殊的雷光蒸干!

這是殺人之劫!

確切的說,這是專殺史上某一領域最強生物的天罰,不給機會,就是要徹底毀滅。

在天地規則看來,這是超出規則的生物,不應該存世,當抹去!

到現在,他楚風還沒有見到其他真正的恒尊呢,而他已是雙恒尊果位!

故此,大劫怎能不恐怖?堪稱這一紀元,在這個境界的最強天劫。

楚風熬下來了,哪怕劈成了人形骷髏,甚至骨頭都炸開了,他也沒有哼一聲,咬牙堅持了下來。

直到最后,漫天粗大的雷光消失。

“大補物,有種再來啊,我還沒吃夠呢!”

他喊道,軀體都殘缺了,不成人形,但卻在那里咬牙挑釁。

這的確對他有益,肉身被洗禮,他感覺隱藏在身體未知處的腐爛、不祥等因子,都下降了一截。

甚至,他覺得再這樣下去,走大宇路都見不得能腐爛。

“不對,是我的錯覺,這是要麻痹我嗎?從來不見未腐的大宇,甚至,從未有活著走到盡頭的大宇生物!”

他警醒了,沒有被蒙蔽心靈,洞徹真相。

很快,楚風恢復了過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重塑真身,晶瑩中閃爍道紋,有種特殊的光暈,更加堅韌。

此外,他的魂光也被雷霆洗禮,愈發的強大,堅固,散發著不朽的氣息。

楚風一閃就消失了,換了一個地方,來到紫色大樹下,要以肉身觸道,進入那詭異的世界中。

他以手摩挲石罐,道“你到底什么根腳,曾為花粉真路帶來希望,光明,送來花粉,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你來頭更大!”

“我帶上你,去那奇異的世界,花粉路的源頭,那里有你的留下的痕跡嗎?”

隱約間,楚風竟感覺石罐像是輕顫了一下!

他盤坐在紫色大樹下,開始悟道,低語道“助我一臂之力,讓我們回歸源頭!”

楚風再次開始經歷可怕的異變,肉身朦朧,但是這次沒有消散,無數光粒子浮現,構建出花粉真路,他迅速沖了上去。

在此過程中,石罐輕鳴,讓楚風在電光石火間捕捉到亦真亦幻的幾幅畫面,石罐這是在逃嗎?

或者說,它在見證,它在沿著某種軌跡前行,貫穿了一個又一個紀元?

而花粉真路上的那幾位老人,只是它在路上無意間遇到的有緣強者?

太恐怖了,它的太古老,曾為幾位老人的族群帶來希望,帶來光明與憧憬。

幾幅模糊的畫面一閃而沒,都消失了。

楚風站在一片破敗的戰場上,這里沒有尸體,沒有兵器,一切都腐朽了,隨風而滅。

偶爾看到一截母金劍,被發現后輕輕用手一觸,也剎那成為齏粉。

“我這是成功了嗎,肉身來到了這里?!”楚風聲音顫抖。

這一次,他發現的更多!

黑色的天塹,橫亙前方,割裂億萬里空間,更是截斷歲月,讓所謂的永恒都斷開了……

很難想象,連時光都被侵蝕!

光陰碎片居然在腐化,時光在“潰爛”,漸漸被磨滅。

這世間還有什么可以永恒?!

連時光大道,連其最核心的符文都在消散,都在歸于虛無。

一切都要歸虛,所有都將不見。

存在的都將逝去,萬古皆空。

楚風震撼,久久不能語。

很長時間后,他才回過神來。

“我成功了,真身到了這里!”楚風激動,喜悅,他感覺自身仿佛在變強,在被真路莫名的洗禮。

肉身跨過不可思議的阻隔,來到了死后的世界中?

同時,他也在付出代價。

楚風雙目滴血,剛蛻變出來的更加強大的雙恒尊級火眼金睛都在龜裂,承受不住那里的景象顯照。

他的金色瞳孔上,出現一道又一道裂紋,像是晶體要炸開了,血在無聲的流淌,染紅其面頰。

并沒有接觸,他只是看到黑色天塹對岸的部分真相,就已經讓他要永墮下去,沉到死的意境中。

觸道,見帝!

他做到了,這次看的真切,那個女子身形很美,長發遮仙顏,倒在地上,附近一片殷紅,血似乎還未干涸呢。

而瘆人的特殊紋路等,正是從那女子的身上散發出來,一條條秩序,一條條大道向外輻射,蔓延向花粉真路。

“果然如此,是她,源頭的強者出了問題,輻射向花粉路的大道碎片,等于是間接傳遞給了每一個信徒,走這條路的人等于都病了!”

楚風低語,這一次,他的肉身與靈難得的沒有消散,像是經歷了上次的煎熬后,有些免疫了。

更或者是,幾位老人的暗示,在此應驗了,真身來到這里,似乎得到了某些好處?

“唯有超過這個女子,才能解決這條路的根本問題!”楚風低沉地說道。

“那是,她的身后還有東西?!”

下一刻,楚風雙目幾乎碎裂,他見到了什么?

在那女子的身后,竟還有幾口棺,橫亙在那里,極其的詭異莫名。

在見棺的剎那,楚風覺得,自身像是變異了,發生莫名的變化!

“這是怎么了?”

他要因此蛻變嗎,還是說,即將出現不好的事。

女子的身后,居然有幾口棺,實在太異常了,是它們導致了一切嗎?還是說,它們也是被害者。

嗡!

剎那間,驚變不止!

在女子的身后,以及棺的后方,竟有刀光劍影,有血在沖起!

真相揭開了嗎,那里還有什么?!

圣虛(圣墟)

圣虛(圣墟) https://wallvo.com/biquge/6342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