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538章 只身扛下全部大因果 回到首頁

第1538章 只身扛下全部大因果
圣虛(圣墟)第1538章 只身扛下全部大因果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回去!”幾位老人催促。

他們形體枯槁,發絲如枯萎的野草,蒼老的面容十分憔悴。

幾人看向楚風時,有希冀,也有無力,更有幾許凄涼與悲壯,他們也要上路了,注定再也回不來。

就此一別,此生不見!

楚風從他們暗淡的眼神中還看出一些東西,有憧憬,更有絕望,很矛盾,這是不看好未來嗎?充滿了憂傷。

他們到底見到了什么,絕望什么,為何這么消沉?

楚風警醒,若是將來缺少希望,那么他是否要親身經歷那些?

盡管明白,跨越了不知道多少個時代,相隔著很多個紀元,幾位老人無法多談,但楚風還是想開口。

“幾位前輩,臨別前你們有什么建議嗎?”

“沒什么建議,其實,萬法相近,殊途同歸,至高境界都是相通的,稱謂不同而已。對于走到那一領域的生靈來說,各自怎么走都對,也許到頭來會發現,一切都是那么的似曾相識,恍若昨日。”

一位老者低語,目光暗淡,揮了揮手就要上路。

“前輩,是不是不看好我的未來?”楚風很敏感,總覺得他們的眼神中有悵然,情緒很低落。

如果在他身上看到希望,應該不止于此吧?

“非自夸,我們幾人真的很強,可還是死去了,成為了靈。而你……也不錯,但如果僅走到我們這一步,還是不夠。”一位老人很滄桑地說道。

這等于道出了很多問題。

他們幾人何其強大,很有可能便是花粉路的拓路人!

幾位老人絕對橫壓過一段歲月,屬于某紀元無敵的生物!

可他們還是死了,這足以說明問題的嚴重性。

他們認為楚風天賦不錯,不知是真的夸贊,還是在給他自信,說他以后也許能走到他們那一步。

然而,這并不夠!

一位老人白發帶著血黏在滿是皺紋的臉上,像是看出他有疑問,道“你只是‘靈’來了,若是肉身也走到這里,并能感觸到我們,或許,未來就有了那么幾縷希望。”

肉身來到這里?楚風心中一凜,意識到了什么,可這何其艱難!

現在,他形體將散,或許都已經腐潰消失了,自然無法與他一起到達此地。

而且,這不是死后的世界嗎,肉身也能來?!

“靈由肉身而生,肉身若能渡到此,自然會更有希望。”一位老人開口。

楚風有些出神,對于有形之體的探索,他自認為從未放下過,他一向無比重視,現在看沒有犯大錯。

有些典籍,有些古冊,記載著魂渡數界,舍肉身而去,而且很推崇,說肉身是軀殼,是驛站,隨時可換。

現在看來,有絕大的問題!

幾位老人不可能無的放矢,既然點到了,那就關乎甚大。

自己之肉身誕生的靈,自然要自身來溫養!

若是當作驛站,當作客舍,認為可以隨便離開軀殼,可舍,可換,短期也許沒什么大問題。

但是,若是到了某種層次,以超脫的眼光看,或許那就是最嚴重的缺陷!

“靈由肉生。”

楚風想到了太多,甚至,他認為肉身當中還有靈,扎根在那里,而所謂的“根”一直都還在,可滋養靈!

“肉身是魂之根,哪怕到了至高層次,或許也有影響吧?”楚風試探著問道。

幾位老人看著他,并沒有開口,最后再次上路了,每一個人都破衣爛褂,一路遠去,再也不會回來。

那條路,沒有歸途,讓人同情,覺得可憐,他們必死,這是卻填天塹,注定無歸。

花粉路的拓路者,竟落得這樣的結局。

楚風在遠處看著,目送他們遠行,去接近那不可測的昏暗天塹。

無數的靈粒子飛舞,化成人形,成為一隊又一隊的先民,全都衣衫襤褸,讓人體會到他們掙扎與抗爭的艱難,凄涼無助。

甚至,在隊伍中,還有許多很小的孩子,都穿著破爛的衣服,小臉臟兮兮,但眼神卻那么純凈。

靈,當年的孩子,天賦出眾的幼童,居然也在跟著上路,將自身投向黑色的天塹。

楚風無聲,沉默著,靜觀即將發生的事。

大多數人,大多數的靈,進入天塹后,再次成為粒子,然后無聲的溶解了,消失了,真的連一朵水花都泛不出。

一切是如此的可怕!

只有幾個特殊的老人,他們鬧出的動靜格外大!

楚風現今這種狀態下,其實沒有雙目,但是他卻依舊能看到一切。

黑色的天塹中,爬出來了生物!

因為,幾位老人太強,鬧出的動靜極其驚人,在那里掀起黑色的浪濤,想要擊潰天塹,橫渡過去。

那生物是人嗎?被驚動出來,動作太快了,而且稱得上至強,吞咽時光,啃噬大道秩序。

它臉色蒼白,宛若鬼,常年見不到陽光,與一個老人糾纏在一起,抱住就咬。

那位老人滿身血跡,自身忽然焚燒,照亮了整片天塹,黑暗地帶都通透起來,無數的粒子自他身上擴散,洗禮整片世界。

砰!

那個生物大半截身體成灰,墜落下天塹深處。

但老人自己也成為靈粒子,永寂!

在此過程中,老人化成的光帶動無數的靈粒子起伏,震蕩,而后沖擊整片世界,連楚風這里也被淹沒了。

“這是?!”

楚風吃驚,他看出了不同,周圍的靈粒子,被光束照射,全部具體而微的顯照出來。

早先,他認為花粉真路上所有的靈粒子都是晶瑩的,純凈的,可是現在卻發現,竟有可怕紋絡!

這是被侵蝕過?!

他以為只是人體被侵蝕,甚至魂光被污染,現在竟看到整條花粉真路上當年的那些靈粒子也都被腐蝕了。

在每一顆粒子上都有一點可怕的印記!

這讓楚風通體冰涼,難怪這條路被認為有大問題。

這樣的路,還怎么走下去?連所謂的真路都早就被侵蝕了。

不過,現在一些好的變化正在發生。

那個老人焚燒,照亮了整片花粉路世界,他在洗禮,在凈化所有的靈粒子!

隨著他自身璀璨,而后又走向衰敗暗淡,直至成燼,楚風周圍那些靈上的印記,那些特殊的紋絡都被洗禮干凈了。

那些靈粒子,真正如水晶般通透,纖塵不染,仔細看,再也沒有斑點,抹除了紋絡印記。

又一位老人動了,義無反顧,進入天塹,果然再次有生物爬出來,鎖定了他。

這一次,楚風看的真切,老人太強大了。

他竟將各種大道鏈編織成衣,披著無盡的大道碎片,沐浴神環,腳下浮現時間長河,橫渡了過去!

在其周圍,是大千世界,是一片又一片老去的宇宙,更有無盡的道紋,以及濃郁的時光能量,他蹚著時間長河而行,即便諸天都在腐朽,衰敗下去,他都無損。

可是,當天塹中的生物爬出來后,依舊給他造成嚴重傷害。

那個生物有血肉,并非規則之體,臉色相當的慘白,如同從那常年不見陽光的老墳中爬出來的鬼尸,嘴角流著黑血,它的動作太快,穿過時光河流,頓時讓老人的右肩頭消失!

老人肩部那里,靈血沖起,靈粒子散開……洗禮世界。

最終,老人將那個生物擊殺!

但是,他自身亦化成光,沖擊整片花粉真路世界,來了一場最為神圣的凈化,而自身則永寂!

此外,他綻放的光,鋪成一條路,蔓延向天塹深處,剩下的三位老人極速而行,踏著光粒子,沖向對岸。

有人在沿途交手,墜落,最后化成光,凈化花粉真路,自身永遠消失。

也有人成功了。

砰!

一位老人踏到對岸,沒有任何選擇,直接焚燒靈!

他這是要做什么?

楚風沒有雙目,但是卻依舊感覺像是有瞳孔在收縮,內心劇震。

老人自身化光,化火,要焚燒那個女子嗎?

那是花粉路的根子,盡頭出了最為嚴重的問題,他要凈化那女子?!

無量靈火焚燒,讓天地與虛空都在消失,歸于虛寂。

楚風看不清了,因為,他又一次險些化作一滴血液,附著在石罐上。

這件事很可怕,整條花粉真路有致命的問題,連源頭都被污染了,這讓后來者還怎么走?!

要另外開辟道路,再踏出一條至高大道嗎?

拓路,創法,走出完全不同的一條路,這……何其艱難!

楚風身體冰涼,時至今日,他所有的進化,走所的路都是錯誤的嗎?

最前沿領域都出了大問題!

他還能走下去嗎?

然而,想另外踏出一條路,根本不現實。

突然,他想到老人的話,路的盡頭,最后的領域,其實差不多。

殊途同歸,至高領域是相通的!

甚至,老人還說過莫名的話,一旦走到那個領域,或許會覺得似曾相識,恍若昨日。

“沒有必要強求不同的路,只要參考,借鑒到真義,有些古路曾留下殘跡,追尋求證到其本質就是了。”

一切都安靜了,楚風卻心緒難平,幾個老人都死去了,都再也不可能出現。

盡管知道,他們只是靈,真身其實早死了,可他還是有些不好受,總覺得,靈的滅亡,比之肉身死去嚴重無數倍。

靈都散了,意味著真正的永寂,無論多少個時代過去,他們都不可能復活了,再也不可見。

甚至,楚風看到,幾位老人走過的路,眼下都不同了,沿途的腳印消散,虛空裂紋被撫平,所有痕跡都被抹除。

荒蕪的戰場,曾有關于他們的石碑,記載著他們生平。

但是,現在的石碑風化,如塵埃塌陷下去。

很多個紀元前的地下遺跡中,還有關于他們留下的母金書,傳承秘典,竟也在咔咔聲中淪為齏粉,灑落。

天塹附近,幾位老者接觸過的土地,以及天塹虛空等,都在迅速瓦解,消失了。

楚風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這就是靈滅的下場?

在曾經屬于他們世界,什么都沒有留下。

當初,橫壓無數個時代的絕世強者,真正紀元無敵的生靈,從此于世間渺無痕跡。

幾人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

當年的拓路者,花粉路有數的幾個創法人,死的這么悲涼,讓人心中發堵。

很可怕的是,現在楚風都不知道天塹后的生物,到底什么來頭,什么根腳,一切都是迷。

與祭地有關嗎?

可是,他總覺得,涉及到的層次太高了!

如果只是一個主祭者,還不至于讓整條花粉真路都出事兒吧?那個女子都倒在盡頭。

“等我來戰!”

楚風看著幾位老人消失的地方,他忍不住一聲低吼“這樁因果我接了!”

曾經的拓路者,花粉真路的創法人,怎能白死,連痕跡都被無情抹除?!

轟的一聲,這天地間有炸雷爆響,但是,他抬頭卻什么也沒有看到,冥冥中,像是真有什么大因果落在了他的身上。

楚風的靈凝聚成人形,雙目亦成型,目光冷冽,盯著天穹,縱然一切都落在他身上,讓他一個人扛下,又能怎樣?!

他該經歷的也都經歷了,早已無懼一切,大不了不就是一死嗎?

“活著,強大,橫推諸世敵!”楚風身體發光,綻放的出靈粒子光束格外的刺目。

轟!

突然,三團火光通天,劇烈焚燒,讓諸天萬道都轟鳴,都顫栗了起來,包括天塹亦如是,竟在抖動!

然后,楚風看到了三個人,盤坐通天的光束中,貫穿時光長河!

誰?

很快,幾乎是剎那間,他想到了他們可能是誰,傳說中的……三天帝?!

圣虛(圣墟)

圣虛(圣墟) https://wallvo.com/biquge/6342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