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537章 死后的世界 回到首頁

第1537章 死后的世界
圣虛(圣墟)第1537章 死后的世界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他不在了,可是,諸世似乎又與他有關?!”楚風越發懷疑,剛才心中的猜想,有那么幾分可能為真。

但他不想猜測下去了,涉及了太多的東西,而這里不安全,他擔心念頭會觸動什么!

可惜,他終究不是那位,不然的話,現在就橫推過去,趕到花粉真路的盡頭,看個真切與明白!

嗡!

貫穿時空的所有血液都發光,璀璨無比,然后蒸騰,遠去,消失了。

并不是沒有什么變化,帶來了巨大影響,花粉路的大破壞、毀滅能量等,都被消磨了,諸世再次穩固。

楚風發現,他由一滴血重新回歸,化成了靈,成為一片絢麗的粒子,組成人形,包裹著石罐。

同時,他發現自己離肉身越來越遠,靈正在進入奇異的空間,那是死后的世界嗎?

無數的喊殺聲再次出現在耳畔,響徹天地間。

轟隆!

最后一聲劇震,楚風徹底失去對模糊肉身的感應,他進入到一片嶄新的天地中。

只是路途有些長,當他徹底深入后,廝殺竟已停止了,所有震耳欲聾的喊殺聲都遠去。

寂靜,冷幽,沒有一點聲音,太突兀了!

這種轉變很突然,快的讓人無所適從,剛才還在喊殺沖霄,而當楚風真正進入這個世界后,所有聲音都消失了。

他看到了景物。

諸天萬域,一片凄艷的紅,像是無邊無盡的火燒云,最后的夕陽殘留。

眼前所見,像是凝固的畫面,寂靜無比,連一絲聲息都沒有。

大地上,一片末日后的景象。

這里是歷史遺留下的宏大戰場嗎?

早先的殺聲,還有先民的祈禱音,都早已塵封,斂去,徹底消散。

大地上,各種生銹的兵器,還有尸骨,到處都是。

他來晚了?一切都結束了!

在他的感覺中,似乎不過片刻間,可這里卻已經是滄海桑田,不知道多少時代沉浮過去。

許多戰車破裂,有鬼火在焚燒,一桿又一桿大旗倒在地上,染著污血,偶爾揚起一角,頓時塵埃彌漫。

干枯的尸體都是什么級數的,有大宇級生靈嗎?

尸體橫七豎八,是否有真仙以及仙王,甚至仙中帝者!?

諸天死寂,像是徹底凋零了。

天地沒有生機,什么都被打穿了,沒有誰可以不滅,高高在上的存在亦傾塌,墜落,已暗淡,永寂。

楚風抬頭,看向戰場深處,他再次見到了花粉路盡頭的景象,這次記憶暫時沒有崩開,他記住了一副畫面!

那里……有人,那個生靈在淌血!

他努力觀看,即便是粒子狀態,是靈,他也被影響了,不住倒退,連石罐都在轟鳴,與其共振不已。

路盡,見真相。

那里的生靈長發披肩,遮住了容顏,頸項雪白纖秀,倒在地上,但是,可以判斷出,那是一個女子!

而且,那女人似乎無比的美麗動人。

嗡!

楚風沒有辦法正視了,只能如此匆匆一瞥,自身的靈又一次將崩。

光粒子全部附著在石罐上,他不成人形了,而后更是墜落在地上。

這里再次寂靜。

至于花粉路盡頭,那個地方也騰起大片的粒子,像是螢火蟲飛舞,又像是發光的花瓣在飄舞,晶瑩美麗。

它們遮蓋住了那個女子的形體。

至于更多的真相,自始至終都無法見到。

并且,在楚風的周圍,在這片死寂的戰場中,也有了動靜,不再死氣沉沉。

戰場的泥土中,甚至塵埃中,飄起大量的光點,很晶瑩,像是深夜繁星,又似黑色幕布上的寶石,熠熠生輝。

楚風發毛,有些驚悚感。

因為,一瞬間,他看到了太多的人,正從遠方而來,都是強者!

不是虛幻,不是錯覺,就在遠處,快速到了附近,甚至有些人突兀到了眼前。

他心中震撼,很快有些明白,他們是什么。

光粒子飄起,若神花凋零,落下,皆吐綻晨曦之光,無比的絢爛,在昏暗的戰場上搖落,突然間,又變成人形。

他們都是“靈”嗎?

楚風看到了太多的強者,疑似都是“靈”!

一群人,穿著古樸,很難猜測是什么年代的人,也許是數百萬年前的先民,也許是億萬載歲月前的古人。

他們猶若亡魂,又似尸傀,從他的身邊走過,游蕩著,向著花粉路盡頭而去,要去遠方,去那個倒在血泊中的女子所在的地方。

而在女子的前方,有一條天塹,大量的先民竟無聲的落在當中,就此消失,連朵浪花都泛不出。

“是花粉粒子所化嗎,他們都是當年的英靈?”

這是在做什么,飛蛾撲火?明知必死,也要前往。

大量的光點出現,很絢爛,也很美麗。

楚風看著滿天的光粒子,在黑暗中飄搖,前赴后繼,向著天塹而去。

它們化成了先民,化成了古人。

眾人徒步前行,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沒有任何表情,形體枯槁,他們不止步,要填滿那黑色的天塹嗎?

楚風的靈在顫栗,在這種狀態下,雖然沒有雙目,但他卻感覺雙眼部位發熱,像是在淌血,又像是在淌淚。

他忍不住,要跟隨過去。

突然,有幾個特殊的老者駐足,止步,回頭看向楚風,像是貫穿時空,看到了他真正的來歷!

“你和我們不太一樣,還是回去吧。”

一位老人開口,破衣爛褂,狀態很不好。

“你……還有意識,能看清我的一切?!”楚風震驚。

“我們是失敗者,但,我們也不想放棄最后的余熱,‘靈’還在沸騰,去鎮路盡頭的大禍患!”又一位老人開口,枯草般稀疏的發絲沒有一點光澤。

楚風怎能不震撼?

他們現在是靈,應該懵懂了,渾噩了,可是現在,卻能回首,能看到他的真正根腳?

這幾個憔悴的老人,當年得多么的強大?!

“路不要走偏,花粉路,最強路,本質是靠自己!”一個老人提醒,眼神黯淡,白發帶著血黏在蒼老的臉上。

楚風心神一震,在同情他們的同時,也迅速請教,道“我的路偏了嗎?”

“我們的真路,開啟與觸動的是我們體內的‘藏’,激活的是自己身體的‘仙’,是我們自己!”雙目黯淡的老人再次開口,又道“只因這天地間污染太厲害,敵人侵蝕的過分嚴重,我們不得已才用觸媒,引入花粉,才闖出這樣的一條路。但千萬不要本末倒置,不要迷信花粉,異果,這只是我們通向至高境界的過程,手段,鋪出的過度的路,如果沒有污染,我們自己就能激活自身的仙,我們走的是最強路!”

楚風被震撼了,意外的相遇,竟聆聽到這樣的教導,讓他心神劇震不已。

這絕對是花粉路的前賢,當年的宿老,甚至曾參與拓路!

他們很憔悴,讓人同情,覺得凄涼可憐,但是,他們都曾為不可想象的絕世強者。

“也不要舍棄花粉,天地污濁后,畢竟是它帶來了希望,我們只是提醒你,不要過分的倚仗,路不要走偏,便可以用花粉!”又一位老人告誡。

他們稍微駐足,便又要前行,走向黑色天塹。

楚風快速跟上,有太多的話想說,想問他們。

“回去!”一個老人低喝。

“前輩,我還想請教!”楚風快速說道。

另一位老人很凄涼的開口,道“你以為我們不愿多說嗎,你我隔著多少個時代?我們這樣開口,已經付出無邊的代價,有幾人可以隔著很多個紀元對話,交流?沒人可以改變歷史走向,不然諸世傾覆,什么都不存在了!”

突然,有一位老人注意他的石罐,這件器物有天物自晦之能,在幾位如此絕世強大的老者的眼皮子底下都消失了片刻,現在才被發現。

“這個祭祀器皿……還在啊,在我們的時代就丟失很長歲月了,它曾承載著我們的光明,希望,當時是它帶來了種子,帶來了花粉,現在,還有用嗎?億萬載過去,不知道多少個紀元流逝,它或許會通靈,亦或者它本身就有天大的來頭,一直有靈,只是我們失去,錯過,當初沒有解析出。”

一位老者悵然,懷念,痛苦,神色無比復雜。

“這里有我們就行了,你不要將自己搭進去,回去!我們幾人共同出力,送你走!”幾個特殊的老者要出手。

他們不惜承受無邊大因果,干擾古今。

顯然,他們想保住楚風。

突然,一人醒悟,道“你來到這里,并沒有懵懂,意識還在,自有道理,不用我們相助。好,好,好,你是我們的后人,證明我們的路還未徹底斷去,我們的血脈不曾完全絕滅,還有人在!你能來到這里不易,希望你回去后能走的通,走的更遠,快離開!”

圣虛(圣墟)

圣虛(圣墟) https://wallvo.com/biquge/6342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