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二千六百五十八章 一巴掌 回到首頁

第二千六百五十八章 一巴掌
御天第二千六百五十八章 一巴掌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飛速中文.中文域名一鍵直達

畢竟,主宰境二重對戰主宰境五重,還能越級而戰,擊敗對方的這種事情,不是不可能發生,只是不太可能發生在此罷了。

誠然,楚言有著諸般不俗,但是不要忘了,鄭王子嗣鄭祿橦,不弱于人!

出自王侯之家,鄭王子嗣,年紀輕輕就擊殺了地獄炎牛,而且修至主宰境五重……種種因素累加起來,鄭祿橦他怎會輸,他怎么輸!

“當初女兒的事情,還能說是年輕不懂事,別人給騙了,但是這外孫什么的,嘿嘿,梅開二度?外孫也太年輕了?”

“你都說了是外孫啊,孫子輩的玩意,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吧,主動丟人現眼什么的,屬實罕見就是了。”

“你看看,大家都在討論鄭王子嗣鄭祿橦會在幾招之內鎮壓楚言了,嘖嘖嘖,他們未免太過小看楚言了吧?就不能是待會還沒開始打的時候,楚言就被嚇得心膽俱裂,活活嚇死了?畢竟是上不了臺面的東西啊,現在要驗貨了,怕得要死,也是相當正常的吧!”

“哎呀,有的人想要趁機捧起自己的外孫,挽回當年失去的顏面和形象,可惜好像是又一次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咯!”

和征天王敵對的王侯們全都趁機陰陽怪氣,冷嘲熱諷。

只因征天王此人,畢生黑點不多。

當初女兒稀里糊涂的未婚先孕,絕對是其中一個。

如今所謂的外孫楚言出現,在沒有辦法扼殺楚言的情況下,征天王也只能是捏著鼻子認了這個便宜外孫了。

不過,人要臉,樹要皮,征天王自然是不希望梅開二度,繼當初女兒的事情之后,因為外孫又被羞辱一頓。

故意捧起楚言,繼而讓人對當年的事情改觀,也不是不可能的。

太陽底下無新鮮事,諸如此類的把戲,他們見得多了。

“楚言,你做好準備了么?若是做好切磋的準備了,我可就要動手了!”鄭王子嗣鄭祿橦笑吟吟的說道。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含笑不語。

原因很簡單,鄭王子嗣鄭祿橦這是在貓戲老鼠呢。

雖說楚言只有主宰境二重的修為,可是努力蹦跶一下,還是能反抗一二的。

鄭王子嗣鄭祿橦卻不這么想。

他不希望楚言還有蹦跶的余力。

可是,哪怕在絕對的實力差距面前,要楚言乖乖挨打,明顯是不現實的。

于是乎,鄭王子嗣鄭祿橦主動給了楚言一個機會,無論楚言是全力防御,還是轉身逃跑,鄭王子嗣鄭祿橦都能找到一個一擊即潰的大好時機。

若然楚言沒有上當,也無所謂,反正就是那么一兩句話而已,楚言選擇不信,鄭祿橦也不虧是不是?

楚言面不改色,平靜的注視鄭王子嗣鄭祿橦。

“哼,給你機會你不中用,可不要怪我秒殺你了!”鄭王子嗣鄭祿橦冷哼一聲,皮肉鼓動之間,涌現了一道道可怕的獸魂。

這些皆是有著不俗神獸血統的存在,它們在被鄭王子嗣鄭祿橦誅殺之后,以特殊的方式煉化,變成了一種半神通半法寶的存在。

其中,地獄炎牛赫然在列!

“好多獸魂,而且這些獸魂生前都非常強大,這些都是鄭王子嗣鄭祿橦的戰績嗎?”

“可能性極大,沒想到鄭王之子鄭祿橦還藏了一手,比起我們想象的還要厲害!”

“可怕,太過可怕了,這下子楚言是半點翻身的機會都沒有了啊!”

眾人感嘆雙方的實力差距之大。

鄭王子嗣鄭祿橦本來就是立于不敗之地了,但是現在楚言表現得更加犀利,更為恐怖,這還怎么整?

沒法整!

估計待會的場面會很沒意思,會變成楚言單方面挨打的局勢!

吼吼吼吼!

諸般獸魂大吼大叫,震得一些修為不足主宰境的人體內血氣翻騰,若是沒有主宰境修為,估計連抗衡都做不到,就要被直接吞噬了。

當然,即使是楚言這樣的主宰境,恐怕也只是勉強抵擋一二,最終說不得還要征天王救場呢!

不過,這么一來,征天王又好,楚言也罷,注定顏面掃地,抬不起頭。

甚至楚言的母親,征天王的小女兒,更是會成為不折不扣的天大笑話!

對此,楚言卻是唇角揚起,如同驅趕蒼蠅,輕描淡寫的將襲來的獸魂拍得潰散。

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的幾下聲音,如同是被一巴掌打死了的幾個蚊子,而非幾道恐怖絕倫的獸魂。

沉寂,死一樣的沉寂!

誰都沒想到,鄭王子嗣鄭祿橦鋪墊了如此之久,結果被楚言一巴掌打散了神通。

“這……”眾人欲言又止,保持著一種詭異安靜。

正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那么如果太過反常呢?

會不會就是,本就無妖,而是他們搞錯了什么?

例如征天王根本沒有為楚言造勢,楚言的軍功,楚言的戰績,全是實打實的,雖然修為不如鄭王子嗣鄭祿橦,卻不代表他們戰力的差距,興許可以一戰,甚至一方碾壓另外一方?

鄭王子嗣鄭祿橦的額角有著汗水流下。

他不是蠢人,自然清楚有些東西可以是巧合,有些東西斷然不可能的巧合。

但是,一巴掌什么的,太過可怕了,簡直可怕到荒唐,可怕到讓人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哼,剛剛只是給你的一個警告,沒想到你還是有點實力的嘛,不愧是能進入白鹿仙院的修士,我還以為之前白鹿仙院睜眼瞎了呢!”鄭王子嗣鄭祿橦輕哼一聲,笑吟吟的說道。

看到這里,眾人隨即反應過來,原來如此,他們還以為鄭王子嗣鄭祿橦其實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遠遠不如楚言呢。

原來剛剛是試探,是放水,那么沒事了,這樣才合情合理!

無論如何,區區一個主宰境二重的修士,怎么可能碾壓得了堂堂主宰境五重的存在呢。

皆因楚言是征天王外孫不假,鄭祿橦也是鄭王子嗣呢!

充其量就是兩個強者后代的對決,又不是天才碾壓凡人,差距不可能如此之大的。

御天

御天 https://wallvo.com/biquge/53635/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