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二千六百五十四章 外孫 回到首頁

第二千六百五十四章 外孫
御天第二千六百五十四章 外孫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現在居然冒出了血棘王的孫女,為何而來,楚言同樣心中了然。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加上我們和血棘王府的關系惡劣,也沒必要躲著她了。”楚言如是說道。

“好。”皇國仙女眼看楚言決定下去,同樣沒有阻止,于是他們二人一起,走下馬車,站在了血棘王的孫女面前。

“你是血棘王的孫女,大庭廣眾之下,如此大呼小叫,甚至當街攔人,而且辱罵楚言,這樣不好吧?”皇國仙女淡淡說道。

“呵呵,他只有區區主宰境二重,竟然可以擊敗蕭動塵,絕對是動用了什么下三濫的手段!這樣的家伙,人人得而誅之,我罵他都是輕的了,我還要抓他,處罰他!”血棘王的孫女呵呵一聲,冷笑說道。

“你這樣未免太過蠻不講理了吧?”皇國仙女皺眉說道:“血棘軍和征天軍的恩恩怨怨,一向都是你來我往,實屬正常,就因為這次多了楚言,所以你就要上綱上線了?若是如此,今后大家還如何來往?”

沒錯,征天王府和血棘王府,都有自己的朋友和不對付的人。

在這種情況下,只要不是死人,不是吃了天大的虧,彼此之間都的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大不了之后找機會還回去就是了。

現在血棘王的孫女抓住事情不放,上綱上線,那么之后征天軍和血棘軍遇上了,應當如何?

直接既分高下,也分生死嗎?

這樣不對,雖然有著恩怨,只是也說不上是仇恨,她做得太過火了。

“之后如何,我不管,但是今天我必須要讓楚言付出代價!”血棘王的孫女惡狠狠的說道。

“楚言就在這里,不知道你想我如何付出代價。”楚言站了出來,平靜說道。

“呵,沒想到你還敢承認你自己就是楚言啊,我還以為你已經怕得躲進了女人的裙底了呢!”血棘王的孫女端詳楚言少許,她很難想象就這么一個主宰境二重的家伙,擊敗了他們血棘軍的王牌,主宰境七重的蕭動塵。

其中,必有蹊蹺,楚言肯定是動用了某些陰謀詭計。

原因無他,想要踩著他們血棘軍上位罷了!

但是這種事情,他們未免想得太過美好了點,她絕對不會答應!

“他都主動承認自己是楚言了,你們幾個是死人嗎!”血棘王的孫女咬牙切齒的說道。

聞言,她的護衛悍然出手,就要扣住楚言的肩膀,讓楚言跪下。

不過,楚言雙目一閃,后發先至,同樣是抬手一抓,卻是轟隆一聲,直接擊碎了護衛的半個身子。

“你……”突如其來的一幕,讓血棘王的孫女愣住。

皆因能當她的護衛,實力自然不俗,怎么的也有主宰境四重的水平。

可是,如此人物,卻被楚言一下子擊潰了身子,未免太過嚇人了一點啊。

楚言他們的動靜不小,終于是引來了附近之人的注意力。

他們一看馬車的標記,知道了這是征天王府的馬車。

以及在前面攔路的女子,紅色鎧甲鮮艷奪目,一下子就認出了這是血棘王的孫女。

知道對峙雙方乃是征天王府和血棘王府,眾人瞬間恍然大悟。

“我說,原來是征天王府和血棘王府啊,傳言他們一直不對付,見面就要掐架,今日一見,果然不是空穴來風!”

“好像是血棘王的孫女在找征天王府的晦氣?可是如此大動干戈,實屬罕見,好歹是眾目睽睽之下,如此做法,有點夸張和過火了吧!”

“是啊,估計是最近雙方有什么沖突?不然也不至于如此做法吧,當街血濺三步,這里可是玄冰城呢!”

人們議論紛紛,即便雙方極不對付,但是如此做法,真的合適嗎?

在玄冰城當街將一個修士的半身打碎,著實是太過暴力了一點。

楚言面不改色,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出手,那么變成這個樣子的,大概率就是自己了。

只因血棘王孫女的這個護衛出手的瞬間,殺氣重重,完全是沖著傷他去的。

那么自己同樣不需要客氣這么多了。

“楚言,你好大的膽子!我的護衛只是想要幫我攔住你,不給你逃跑罷了,你竟然如此惡意傷人!”血棘王的孫女怒氣沖沖的說道。

“什么?她說楚言?”此言一出,眾人的臉色頓時變得非常古怪。

“姓楚?征天王是這個姓氏的嗎?”

“傳聞征天王的小女兒未婚先孕,生了一個兒子,難道就是這個?”

“十有八九了,否則怎會發生如此沖突。”

眾人議論紛紛之間,血棘王的孫女同樣動了真怒。

被這么多的人圍觀自己護衛被楚言打爆半邊身體,她難道不要面子的嗎?

“楚言,你惡意傷人,我要治你的罪……給我來人,抓住他!”血棘王的孫女暴跳如雷,高呼起來。

本來在附近待命的手下,全都一哄而上,將楚言團團圍住。

“誰能抓住他,重重有賞!”血棘王的孫女振臂一呼,道:“加上此人喜好暴力,惡意傷人,對付他不需要顧及什么手段,我只看結果,同樣只要結果!”

一聽這話,圍著楚言的血棘王府護衛全都精神振奮起來。

血棘王的孫女固然刁蠻任性,不講道理,只是錢財開路,以勢欺人這種事情,她是最喜歡做的了。

只要遵從她的心意,將得罪她的人殘忍抓住,重重有賞可不是說說而已!

加上楚言只有主宰境二重的修為,再怎么強大都好,也不可能敵得過他們這么多人的吧!

旁觀的眾人同樣饒有興致的觀戰。

只因這個疑似征天王外孫的家伙,有點意思啊,被這么多主宰境圍堵,居然還是不慌不忙,該不會對方還會一對一車輪戰吧?

血棘王的孫女如果真的大講武德,就不會半路攔車,如此攔截了啊!

此子還是太過天真了一點。

然而,圍觀的眾人很快就知道,到底是誰更加天真了。

只見這些屬下一哄而上,楚言怡然不懼,讓小姨退到一邊,方便自己展開拳腳。

御天 https://wallvo.com/biquge/53635/index.html